? ?? ???孫權戰前大練兵卻說孫權聽得衆文武官員要戰要降的,拿捏不定主意,連日來不得安睡今晚亦是心煩,躲在房內捱首苦思,百思不得其解,遂作罷。 正待就寢,聽得門外士兵報道:「吳大夫人求見。」這吳大夫人便是孫權之兄嫂-孫策之妻-大喬是也。自孫策死后,國太夫人心疼大喬妙齡守寡,便令其自回喬國公府守節。這些年來,孫權已鮮少與大喬碰面,卻不知此番爲何而來,便喚士兵讓她進來了。



「不知嫂嫂深夜來此,所爲何事?」孫權看向那大喬,身穿白淨素衣,臉上略施脂粉,神情嚴肅,卻不減當年半分美貌,反添一種絕俗脫立的氣質「妾身聽聞曹操大軍將至,衆官主戰主和不一,將軍未能決斷。今有一計能退曹軍,特來禀告將軍。」「喔!」孫權素仰大喬絕色,卻不知原來大喬亦有計智,忙道:「願聽嫂嫂開示。」大喬道:「坊間傳言,曹操此番進犯江東,爲的只是奪取臣妾與舍妹。然妹婿公謹身負軍要重職,小喬妹子自不必說。 臣妾卻是孤身一人,願作爲人質獻與曹賊。 卻于曹賊相逼之際,刺殺于賊,再謝罪自刎以全貞操,必不致伯符與孫家上下蒙羞。」語畢,只見大喬雙肩發抖,口唇緊抿,隱隱然在啜泣。



「胡鬧!」孫權大叱。原來這坊間傳聞,孫權也略有所悉,卻不知這是諸葛亮爲逼江東出兵,使細作四處流傳的假消息。



「嫂嫂你怎可有這等想法。那曹賊好色天下皆知,我豈可送你入虎口不顧? 撇下我家聲譽不談,就是我自己……也不能讓你這幺作。何況……母親她也不會允的。」大喬堅定道:「將軍若要戰,則敗多勝少,妾身難以保全。將軍若要降,則孫家爲人仆役,妾身亦不能保。不如先送與了曹賊,妾身與曹賊同歸于盡,不但保全了名節,亦保全了江東。 」孫權聞言呆若木雞,竟不能反駁,頹坐在倚,帳然若失道:「嫂嫂待如何刺殺曹賊?」大喬道:「妾身暗藏匕首于身,待曹賊疏虞之際,取出刺之。」孫權略思,搖搖手道:「此計不可行。孤聞曹操疑心最重,夜必獨寢,近侍必親。 就連安排服侍就寢的婢妾,也都要事先搜身,確保無害方可親近,故此計萬不可行。」孫權見大喬神色猶疑不定,補充道:「這是張紘從許都回來后向孤說的。」大喬又道:「那妾身可以事先藏毒于舌下,待曹賊與臣妾親……親近之際,再渡毒于賊,必可殺之。」孫權略爲沈吟,緩緩地道:「此計似乎可行,卻又隱隱不妥。」「何處不妥?」大喬問道。孫權道:「那曹操機謀過人,行計之時難保不會有所變化,若能事先演練得當,方無不妥。」「這……」大喬又急又羞:「這種事卻要跟誰演練去?」孫權正色道:「此計愈隱密愈好,萬不可讓旁人知道,嫂嫂若不嫌棄,孤願與嫂嫂試演練之。或者嫂嫂認爲不妥,便收回此計,當今日並未來過也就罷了。」大喬一咬牙:「妾身不惜一死,又豈在乎妥不妥當,只要將軍不覺別扭便好。」孫權心中激動:「怎會別扭?怎會別扭?嫂嫂啊……自第一次見到你,你可知?你可知道……?」口中卻說:「好,既然嫂嫂心意已決,這就來吧。」大喬輕挪微步,纖指柔張地將幾上的一塊桂花糕掐下一小角來,含放在口中。默默望向孫權,這個和先夫有著幾分神似的男人,一會兒間,多少前塵往事湧上心頭。 大喬俏眼微閉,朱唇半合地靠向孫權。



孫權顔面漸熱,感覺到大喬氣若噴蘭,粉面生香。看著那小巧微顫的水柔紅唇,咕哝一聲便親了上去。果然如觸棉絮,嬌嫩可彈,若水若花,既軟且香。孫權腦中轟隆一聲,已忘卻身在何處,更忘了己是誰人,所做何事?他貪婪地吞噬著大喬的豐潤雙唇,又將舌尖輾轉翻出,舔弄著大喬濕透的香唇內緣。



孫權緩緩站起,虎臂熊抱住大喬怯弱的身軀。 此時舌尖也穿過大喬輕啓的玉齒,不時地砸在大喬的舌上,又輕易地鑽進香舌底下,將呆立不動的濕滑蜜舌硬生生擡起,這般上下左右地舔了又舔,磨了又磨。 終于大喬也按捺不住,跟隨著孫權的節奏,依偎搓摩了起來。她發覺孫權常常吸吮自己的舌頭,也反學過來吸吮著他,但覺孫權舌尖連連晃動,好像在贊同自己學得恰好。不禁臉上一紅,呼吸更加急促。 大喬氣吐息噴,孫權也拼命地呼吸這眩人的迷香。舌卷唇抹,累戰難休,喉頭也不干示弱的咽了好幾口大喬泌出的甘液瓊漿,吸得大喬口舌漸乾,忙再補充自己的唾沫讓大喬潤潤喉。偷眼見大喬眉頭微蹙,睫毛密長,眼角似有淚珠晶瑩,孫權醒悟,這才依依不舍的放開了懷中美人。待見大喬也睜眼對望,便柔聲問道: 「嫂嫂感覺如何?」大喬低首羞道:「仲謀,我……我……感覺極好。」孫權喜道:「嫂嫂,孤是問那塊糕點怎樣了?適才一陣翻找,似乎沒嚐到糕點的味道。」大喬窘極,支唔半晌才道:「你親上來沒多久,人家就不小心吞……吞掉了。」孫權見這麗人羞赧扭捏的姿態,又是疼憐又是可惜,歎道:「看來此計是不可行了,萬一行刺之時,嫂嫂也自行先服了毒,豈不害了嫂嫂,又害了東吳。」「那可怎辦?」大喬氣急欲哭:「都怪我把持不住,誤了大事。」孫權勸道:「嫂嫂勿慌,孤另有計較。 」孫權目光烔然,注視著大喬豐滿的胸前,回想起適才相擁的彈嫩觸感,已有對策:「不若嫂嫂改將毒藥塗抹于胸,那曹賊急色亂性,見了嫂嫂的嫩乳雄峰,定然大口來吃,正好中計。」孫權與大喬關系更親了一步,此時說話也沒了避諱,一些隱詞忌語侃侃而出。倒是讓大喬聽得面紅耳赤,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你怎能料知他定然來……吃?」大喬愈想愈覺得孫權所言誇浮,似乎不大對勁。「這……也是張紘說的,他……他在許都布了許多細作,曹賊的一舉一動他都看在眼里。 」「喔……那計謀既定,妾身這便告退。」大喬作勢欲退。



「等等!」孫權急道:「嫂嫂,此計雖穩,但畢竟事關重大,需得……這個……再演練一番。」大喬雖然狐疑,但滋事體大,覺得仲謀說得也沒錯,只好又靠向孫權:「那……來吧,你可要當作自己是曹操,試演才會相符。」「那自然。」孫權待要解開大喬衣裳。大喬卻阻道:「妾身自己來。」大喬深吸一口氣,再不猶豫地脫下上衣,露出里頭白素絲織的肚兜。那肚兜用料甚好,彈性極佳,但仍被大喬白里透紅的一對豐乳撐至極限,卻還包里不住,兩旁露出圓滾滾的大半顆雪球。大喬看了一眼孫權,待他咕咚吞下一大口唾沫后,便伸手解去緊繃如弦的兜繩,二顆雪乳登時躍出,如同充了氣的毽球不停晃動。 孫權雙眼赤紅,嗷地一聲撲將上來,血盆大口緊緊吸住左半邊奶子。右手也淩空而降,虎爪怒張地攀附在右邊乳房上,咨意地又抓又揉。一支尖筍在掌中任意變形,指縫間的乳泥滿溢成災。左手則環抱楚腰,護著大喬不被強大的沖擊力撞開退后。 大喬未料孫權如此凶猛,不禁仰頭擡頸,嬌軀反弓,一對豪乳被挺得更加聳峻。 孫權埋首深吮,將嫣紅乳豆舔得上下亂竄,逐漸尖立硬實起來。由軟至硬,趣味反添,孫權一會兒輕咬,一會兒舔逗。大喬守寡多年,哪禁得住這幺突然巨大的刺激,全身汗毛直豎,周身似有千百支羽毛在那兒刮著刷著,麻癢卻又受用的不可言喻。她雙掌緊抓孫權臂膀,手心酸癢難耐,用力握住那厚實的肌肉,似要掐下一塊方可止歇。這陌生卻又懷念的感覺,終于讓大喬噫的一聲渲泄而出: 「仲謀……啊……」美人嬌啼,聽得仲謀心火愈盛,二邊乳房交互著吸舔,交互著捧捏。更俯首于雙峰之溪壑,將二側山巒拍揉並施,擠壓于頰旁耳際。 如此峰頰相疊,摩摩蹭蹭,直至不能呼吸,方才擡首喘息。孫權邪眼轉動,將二顆乳球揉並作一團,二粒乳豆幾乎要親作一堆。他以舌作掌,罩住這孤伶顫抖的二粒小豆,再用大口含住,顧不得唾沫自夾縫中緩緩流下,只是拼命地吸磨舔弄。偶然移首向下,將肚臍里積存滿溢的涎水吸乾,卻意外地發現臭涎回甘,原來是蜜臍暗藏的香垢溶解在唾液里,起了去腥解膩之效。孫權大喜,挺舌直搗這塊境外寶穴,鑽的大喬渾身痙攣,似有一條電流從肚臍鑽進,再分裂成數道,遊遍全身。



「仲……謀……,那兒未曾抹毒啊……」大喬口齒打顫道。 孫權含糊應道:「這兒也該抹點,還有這、這……」只見孫權開拓起洞外良田,以肚臍爲中心,一圈一圈地向外親吻著。那小腹光滑軟嫩,腰如水蛇,實在沒有一絲少婦該有的歲月痕迹。 他又將鼻尖填塞進臍穴,深吸了一口特種異香,臉上盡是滿足的喜悅。但這滿足維持不了多久,孫權又口乾舌燥起來。他直起腰板,低頭凝視大喬,視線從云鬓轉至頤尖,又從妙目轉回玉鼻,最終看向無辜微噘的小嘴。也不管這誘人豐唇是否該塗抹毒藥,就這幺再次吻了上去。大喬正感頭暈神亂,也忘了問起抹毒之事,茫茫然地和孫權吻到嘴疼頸酸這才分離「仲謀……你使壞,欺侮大嫂。」大喬手指輕彈孫權鼻頭,嬌嗔地說「嫂嫂,仲謀不敢,只是嫂嫂生得太美,孤一時忍不住,這才……這才……」「這不怪你,只怪妾身思慮不周,計出百漏,倒是難爲你了。」大喬憐惜地看著孫權:「那此番抹毒行刺之計,可穩當否?」



孫權假意思索,卻邪目亂轉,逡巡于大喬裙擺之間,突地手拍腦門叫道: 「此計萬不可行!」大喬捶手頓足道:「又怎地不可行了?」孫權答道:「適才想起張紘曾言:服侍曹賊之近妾,需先行沐浴洗滌乾淨,方能侍寢。嫂嫂若用這抹毒于胸之計,豈不被洗得一乾二淨,叫那曹賊白吃了二顆大饅頭。 」「什幺大饅頭,仲謀勿再胡言亂語。 」大喬跺腳道:「若此又當如何是好?乾脆讓張子綱也來共商大計罷了。」孫權驚曰:「萬萬不可!萬萬不可!此等隱晦之計,萬萬不可讓第三人知曉。」「孤適來又思得一計,當可斃曹賊于無形。」孫權正色道。 大喬搖首歎息:「又有何計?仲謀可得三思再語。 」孫權挺胸而答:「可令工匠制一機關,名曰斷木。暗裝于嫂嫂的肥貝陰戶之內,待得曹賊逞凶搗木之際,嫂嫂美穴立即發力,觸動機關,斷那曹賊命根,讓他成了太監,曹賊還不羞憤自盡而死?」這一段荒唐謬論,聽得大喬莫名其妙,連連搖頭:「仲謀啊……姑且不談什幺肥……貝美穴,你怎知曹賊成了太監便要自盡?「孫權想也不想便道:「這是張……張……昭說的。」孫權續道:「張昭老師曾言,曹操之父曹嵩,爲中常侍曹騰繼子。操年幼常被齒笑爲宦官之后,深以爲恥,倘若他自己也成了宦官,豈有面目存于天地之間?」大喬又是驚奇又是佩服:「如此,計謀既定,妾身告退。」說完便作勢欲退。



孫權急道:「嫂嫂且慢!演練妥當再走未遲。 」大喬哭笑道:「這機關未制,如何演練?」孫權神色泰若道:「嫂嫂未知其理,那機關尚需肌力發動。嫂嫂鮑肥穴美,卻不知力氣幾分?勢必得演練一番方爲妥當。」大喬昏絕,雖聽仲謀言語愈發不知輕重,但似也有理可循。便歎道:「好罷,仲謀所言,不無道理。妾身一心爲孫家著想,盼仲謀勿負深意。」孫權答道:「那是自然。」但見大喬輕解羅裙,露出粉嫩光滑的冰肌玉腿。玉腿之上,隱然有乾竭的水漬。 再往上瞧,白素素的亵褲底邊,濕了一片。原來早前二人試演之時,大喬就已高潮過數次。此刻被孫權看得一清二楚,大喬又羞又慚,遮也不是,脫也不是,掙扎半晌,這才扭扭捏捏地褪下全身最后一件防御孫權見那濕漉漉的蜷曲黑毛,生得並不茂密,既短且疏,柔順如絲。 黑田之下,粉貝含珠,貝肉微啓,珠潤有澤。大喬側躺在床上,面向床外,雙腿半張,卻是故意要讓孫權看個清楚。孫權看得雙目欲出,二竅生煙,早就按奈不住,瞬間脫成赤條條。 那腹間的帝王寶杵長約八寸有余,通體盤筋錯節,果然威風凜凜大喬一把握住,放在自己腹前磨來磨去,燙的二人好不舒服。 孫權爬上床第,先香了一口小臉,再埋首股間,滋答滋答地吸吮起來。



大喬守寡多年,陰壁肉戶皆敏感地如初經少女,此時怎受得了孫權的一吸一吮,立即陰精狂泄,輕易地高潮了一回。大喬無力地軟倒在臥,全身不由自主的痙攣抖動,竟是又高潮了一次。 孫權知道嫂嫂體質異于常人,先行罷吸。卻用手來扶著龍根,輕輕地在穴口來回滑動。大喬快感才退,陰唇肉芽被孫權火熱的龍根這幺來回輕撫著,一絲麻意又升了起來。 「仲謀……嫂嫂不行了,快點兒進行演練吧。」孫權本想再多玩幾下,聞言雙手大力捏向大喬的玉乳,以表達無聲的抗議豈料大喬啊……一聲長叫,嬌軀又是一陣痙攣。孫權不敢再玩,扶正龍根對準穴口,噗滋一聲便滑入了洞內。龍頭一探到底,所經之處,無不壁緊穴塞,只因大喬泌汁太多,故而出入並無窒礙,但是龍根一旦緩下速度,便會感受到軟嫩飽滿的壁肉蜂湧而至,在那兒擠著壓著,吃咬著啃蝕著。 「嫂嫂,可以發力了。」孫權叫了半晌未見回應,看向大喬,怯憐憐的可人兒已然昏沈迷離。 孫權垂頭親了親大喬的粉額,低聲說道:「大嫂,自從我第一次見著你,便已經愛你愛得無法自拔,可你偏生是我的大嫂……你放心,我不會讓你去見曹賊的。大嫂,我好愛你……」聽見大喬也支唔了二聲,不知是夢見誰了,是大哥嗎?「大哥,你天上有知,可要保佑爲弟的能保全江東,保全嫂嫂安好。」孫權心中默禱,卻沒想自己先給大哥戴了天大的綠帽……孫權使盡全力地抽插了十來下,感覺嫂嫂肉壁突地緊繃收縮。



看她胸脯上下鼓動頻繁,額頂汗若珠下,竟不忍再插。便意猶未竟地退出龍根,靠坐在床緣,興致盎然地仔細端詳大喬美麗無瑕的侗體忽然門外一陣騷動,聽得來人道:「將軍睡否?周瑜有要事禀告。」那人也不等孫權應聲便推門而入。饒是孫權反應快捷,起身、和衣、放下床簾,竟在那人進房之前迅速完成。



來人正是孫權日夜企盼的周瑜,孫權瞧見周瑜眼神古怪,再看看自己裸露的下體,乾笑道:「孤有裸睡習慣,公謹勿怪。昔日曹操喜迎許攸,足未及履,今夜孤迎公謹,乃鳥不及褲,足見孤惜卿家之才,更勝那曹操數倍,哇哈哈哈……」周瑜充耳不聞,也不理會那濕漉漉的鳥兒何以翹的老高。迅速將曹吳二軍利害關系分析仔細,讓主公知道吳軍勝算在握,只可出戰,不能談和。一席話聽得孫權心花怒放,立即策封周瑜爲水軍大都督,要他下去統籌分配諸軍事宜了。 良久,大喬幽幽醒來,見著孫權正關注著自己,歉然道:「對不起……想不到臣妾如此不堪用。」孫權柔聲撫慰:「不礙事,今夜漫長,咱們可以再多演練演練